身心健康的办公室


促进身心健康的办公室


领先的企业明白,员工有更好的身心健康状态不仅仅能让员工身体更为健康,医疗成本更低,还能让他们更高效,更有创造力,更具有创新精神,同时也降低了流失人才去竞争对手那里的可能性。随着企业越来越关心员工的身心健康,企业主在寻找能够衡量他们是否在向着目标靠近的方式,希望有企业标杆,并获得更多灵感。


企业高管所能做到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向他们的员工传递一个非常清晰的讯息:他们关心每一个员工的整体身心健康水平。自从身心健康被视作公共政策成功与否的有效证明,政府开始对身心健康进行了数据化衡量。例如欧洲社会调查跟踪30个国家的社会态度和行为。近年来,每个大洲的国家——墨西哥、智利、日本、不丹以及英国——都开始对身心健康进行国家范围的衡量。


智库成员和统计学家们通过衡量促进身心健康各项举措的成果来确定其数值。其中最热门的当属幸福星球指数了,这是一个基于十年研究统计,有关人类身心健康以及对环境影响的全球指数。“工作中心情愉快的人通常更高效——他们更有敬业度,更有创造力,更加全神贯注,”NicMarks说道。Nic在身心健康经济效应方面有十多年的研究经验。促进身心健康的举措作为一项企业策略,在设计就旨在促进身心健康的工作环境里会体现得更为明显。其设计起点就是将身心健康放入公司的组织情境中去。

身心健康的价值

办公环境中的身心健康已经超越了对它过时的描述——只是简单符合人体工学即可:妳的椅子是否与妳的身体匹配,有适当的键盘调节等等。随着工作变得更加移动化且基于合作,要求我们恨不得利用每一个醒着的时刻来工作,斯图雅轩将身心健康定义为在一个具有支持性的物质和社会环境中,能保持持久健康的身体和心理状态。这个整体观涵盖六个重要的因素:全身心地投入我们的工作,在工作中保持真我,积极乐观,能和他人联通,身体和心智保持活力,工作有真实的使命感。


相比身心健康欠佳(中等水平)的员工,身心健康状态颇为良好的员工其医疗成本要低41%;流失率要低35%。据美国劳工局统计,员工平均一天病假对于公司造成的生产力损失达到348美元。即使调整了非工作日的病假时间以及病假时仍然可能完成的工作量,员工平均一天的病假还是对公司造成200美元的损失。身心健康状态好的员工病假频率要更低,因此他们给公司造成损失也越小。


对于最为“苦恼”的员工(身心健康分数最低的那些人),他们病假所造成的生产力损失每年达到28,800美元。对于那些“欠佳”的员工(身心健康分数处于中间水平的人),他们每年对公司造成的生产力损失也达到6,618美元。但是对于那些“拼搏奋斗”的员工(身心健康分数最高的人),他们每年对公司造成的生产力损失只有840美元。


“企业高管所能做到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向他们的员工传递一个非常清晰的讯息:他们关心每一个员工的整体身心健康水平,并且希望能够积极地参与到帮助员工提升健康水平的过程中去。”Rath说道。越来越多的企业领导人正在理解办公场所带来的影响,如何成为影响员工身心健康水平的重要因素——以及它能如何提高员工的身心健康水平和企业利润。

中国:身心健康的领袖?

每天中午妳都会听到午餐铃响起,就如工厂提示交班的蜂鸣器一样。但是这个铃声在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公司之一腾讯总部响起时,它不是在叫办公室职员赶快去吃饭,吃完赶快回来工作;而是让位于中国深圳的员工们休息两小时——吃饭,休息,甚至午睡一下。


身心健康逐渐成为中国企业策略中越来越重要的组成部分,而这些只是腾讯注重员工身心健康的一种方式。“因为这里有空气污染、交通等各种问题,身心健康正在成为一个大趋势。人们对环境、空间质量有很强烈的意识。年轻的专业人士正选择离开大城市,前往小城镇以获得更高的生活质量,因此很多公司正在利用身心健康这一策略来吸引并留住员工。

更多选择

旨在促进身心健康的办公场所与普通办公室最为明显的差异在于:它能提供一系列不同的空间,以支持员工在一天当中不同类型的工作。开放和封闭的空间、“我”空间和“我们”空间、能接触到自然光和同事的空间,这些空间集合到一起,让员工自行选择最适合自己工作内容的空间和工具,这样做能帮助他们降低压力,更有活力,更好地和他人联通。



研究也支持这一论点。俄亥俄州立大学的一项研究跟踪了两组白领员工的压力水平:一些被随机指派到一桩老旧的办公楼里工作,房顶较低,空调设备嗡嗡作响;其余的人则被指派到一个新装修好的办公室里,有自然光和开放式布局。在接下来的17个月里,在老旧的办公楼里工作的员工表现出更高的压力水平,即使在工作以外的时候。这有足够明显的差别成为心脏病的潜在风险因素。


关于办公室提供一系列工作空间,这里有一个好例子:位于加拿大多伦多安大略省的Quadranglearchitects公司的新办公室。步入他们位于市中心的高楼大厦里1480平方米的办公室,第一印象就是:一个开放式布局的办公室,很少的内隔墙或柱子,四面都是窗户,有一个很大的中厅。自然光通过一个能感应移动和日光量的照明系统得以增强,由此合理地调节照明,既提供高质量的照明,又能节约能源。每个人都能接触到日光和同事,因为所有职员,无论是老总还是实习生,都在开放式空间里工作。此外,这个办公场所也提供让小组或大团队一起工作的各种封闭空间。

衡量身心健康的贡献

关注员工身心健康的办公场所能对企业的绩效做出多大贡献呢?这里提到的每一家公司的领导人都认为办公场所为他们的企业带来了积极的成效。雷普索尔在搬入新址后的四个月内进行了第一次普查,为新办公环境在十分制的评分体系中给出7.6分。BIPI在搬入新址后的六个月内进行了调查,显示生产力提高了15-20%。“生产力很难被衡量,但我们衡量了感知生产力——最终用户的觉得自己可以在相同的时间里完成更多的工作。”工程和现场副总监Michael Carneglia说道。

“当我们向新进员工展现我们的新办公室,让他们看到我们如何工作时,帮助我们越过了吸引他们的最后一道屏障。”ING的de Colfmaker说道。


Quadrangle architects在搬入新址后的六个月内进行了调查,大多数员工做出了积极正面的反馈。例如,83%的员工表示对他们的新办公室满意,95%表示新环境让他们工作更高效,能做出更有效、更知情的决策。“自打搬进去以后,我们看到生产力大大提高了。”总负责人 Susan Ruptash说道。毫无疑问,员工更好的身心健康水平能提高生产力和创造力,减小员工的压力,降低医疗成本,并且帮助员工实现人与人之间以及人与企业之间的联通。唯一留下的问题是:对于一家有问题的企业提高员工身心健康要花多少钱呢?


与空间紧密关联的系统产品